奥数网 奥数烟台站 > 小升初 > 小升初资讯 > 正文

小升初这道坎如何过?

来源:烟台奥数网整理 2011-08-11 15:59:31

    作为一位母亲,知名女作家池莉也曾有过小升初的烦恼。在她的育女成长纪实作品——《来吧孩子》中,她透露了自己是如何陪伴女儿跨过“小升初”这道坎的。

    整个小学阶段池莉已经习惯让孩子独立学习,很少检查她的作业,更少亲临案头桌边,督促鞭策。当孩子决议要报考全市最好的中学之一——武汉外国语学校后,池莉有些措手不及。不过,最终她还是尊重了女儿的选择,并跟女儿亦池并肩作战。

    在书中,池莉描述说,为了孩子每一次的考分,许多父母是甘愿吃尽天下苦与累。亦池同学的母亲中,甚至有办理提前退休,和孩子一起听课一起做题一起学习的,为的就是能够有效地监督孩子,检查作业和亲自辅导。 “既然我们是临时抱佛脚,我就得像其他家长一样天天烧香,得每天严格督促和检查孩子的学习,对做题的量和速度,都要有要求、有规定、有奖惩。 ”但池莉又感觉那么做不对劲,她和孩子都不可能习惯那种紧张的方式和紧张的关系,弄不好反而会破坏孩子的情绪和状态。

    为此,她到处翻阅育儿类、教育类、社科类的书籍,想从一些哲人先贤那里找到一些检验和借鉴,尽管最后她并没有看到任何具体的解题方式,但她知道自己其实不必那么紧张,更不能让孩子感觉到紧张。她应该外松内紧,应该为孩子保持她日常的生活习惯和快乐情绪,抓住每一个恰当的时机激励孩子,提高她的学习敏感性。只有在她需要某些教辅的时候,再让她自己有针对性地进行选择。

    她千方百计为孩子请来补习老师,老师点拨孩子的那些数学题,池莉已经完全不懂。整个晚上,池莉除了给老师倒茶水,一句话都没有,还根本就不敢呆在办公室,她担心当着母亲的面,老师应该有的严厉不会有。

    在书中,池莉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心境,“我只要自己心静和心定。我根本不去检查孩子的作业,也不要求她的题量。我只是陪伴她,让她安全,让她安心,和她说话也不谈数学,只是谈我对这些老师的心悦诚服和敬意,要她知道人世间有一种大义,那就是以不辜负老师的教授为报答的第一要义。 ”

    那段日子,池莉和女儿,常常在补习结束以后,回家的路上,娘儿俩手挽手一路聊天。妈妈把这两位老师的经历,当作故事添加一些儿传奇色彩,讲给亦池听。池莉说孩子现在的钢琴和数学老师,都有当下非常热门抢手的一技之长,按说他们收取高额学费,是理所当然的,许多老师都因此在赚大钱,但是这两位却坚决不去这么做,他们把教学当作自己分内的事情,这是为什么呢?这是他们的品行高贵,是一种美丽,是一种做人的美德!是啊!孩子,记住他们,懂得他们,学习他们,用良好的成绩来报答他们,让她们为自己亲自教授的学生自豪,那是老师最有价值感的东西。

    多少孩子,练琴练得挨打受骂,写作业写得怨天尤人恨得咬牙切齿,痛哭的,逃跑的,都不在少数,而池莉的孩子,却一直挽着母亲的手臂,让她在无形之中掌控缰绳,母女俩一起前行。在妈妈的鼓励和陪伴下,女儿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这所名校。

百科词条:小升初 如何度过

我要投稿